Investalks 马来西亚中文投资论坛 - 与你一起通往财务自由之路

 找回密码
 注册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楼主: MoneyPlayer

[交流] 金融保险股 交流区

  [复制链接]
x 472
发表于 2011-6-24 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政治权贵渗透金融领域
官联银行奉旨扶持朋党

作者/本刊梁志华 Jun 23, 2011 06:54:24 pm


【本刊梁志华撰述】亚洲石油中心(Asia Petroleum Hub)丑闻案所涉及的,不仅仅是巫统恩庇政治下的一场寻租游戏,当中更牵扯出另一个更大问题,即国阵政府通过操控官联金融机构,干预银行信贷资金的流向,来满足恩庇政治的需要。

这本身存在一个非常严重的道德风险,即官联银行机构并非按照正常的风险管理与利润成本效益,进行审核和批准程序,来发放相关贷款;而是在“政治利益考量”基础下,为既得利益者或寻租人提供庞大资金,来满足他们的胃口。

这类非市场经济政策的运作模式,在“政府看不见的手”的干预下,往往导致融资项目的成败变成了次要问题,如何确保寻租人的经济利益获得保障,才是最大的考量点。这大大增加了大型发展项目失败的风险机率,最终不但对银行体系的健全性构成威胁,也对国家经济带来负面影响。

从亚洲石油中心发展项目的背景来看,政府控制的官联银行集团——联昌国际银行(CIMB Bank)就是扮演这样的一个角色:成为政府为巫统寻租人“私下分赃”而设的资金输送管道。

亚洲石油中心发展项目的14亿元资金被掏空,最终以失败收场,其实是一个早已注定的结果,而联昌国际银行接管这项计划的行动,充其量只是在收拾着一个由寻租人留下的烂摊子。

典型“阿里峇峇”商业模式

如果仔细翻查整个发展项目的运作模式,不难发现这就是一个典型的“阿里峇峇”商业模式——由一个完全不称职的寻租人获得整个建筑工程合约,然而扮演中介人身份,发放采购与建筑工程合约给二手承包商,依赖后者完成整个工程项目。

在这项个案中,虽然亚洲石油中心私人有限公司(Asia Petroleum Hub Sdn Bhd)是整个发展项目的总承包商和最终拥有者,但是,真正执行工程承包工作的,却是ZAQ Construction私人有限公司,即这项工程项目的执行承包商(Managing Contractor)。

ZAQ Construction的真正工作不是承包建筑工程,而是负责“委任与颁发建筑工程合约”给二手承包商,包括南发机构(Nam Fatt Corporation Bhd)、肯嘉纳石油(Kencana Petroleum Bhd),以及睦兴旺工程(Muhibbah Engineering Bhd)。

换言之,ZAQ Construction没有直接涉及任何建筑工作,而是扮演中介人的角色,把采购和建筑工程合约分拆并颁发给二手承包商。

不知名企业获14亿承包合约

翻查ZAQ Construction的公司背景和过往建筑工程记录,这家建筑公司除了承包这项亚洲石油中心发展项目之外,没有承包过其他任何重大建筑工程的记录,也没有任何参与重大工程项目的经验记录。

其中一家二手承包商——南发机构在今年初通过司法途径起诉ZAQ Construction,向后者追讨有关采购和建筑工程的欠款时,在其文告中形容ZAQ Construction的主要业务“相信是(believed to be)”道路与路面建筑、普通土木工程,以及废水处理工程。这反映出,身为二手承包商的南发机构,根本就不知道ZAQ Construction的真正业务背景。

为何一项总值高达14亿元的亚洲石油中心发展项目,会交由一家完全没有承包过其他大型发展项目,也没有参与任何大型建筑工程项目记录的不知名“私人建筑公司”来全权负责,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问号。

更重要的是,在没有政府担保的情况下,再加上总承包商或首要承包商在建筑工程方面,并没有令人信服的记录,为何原本应该以商业利益为导向的联昌国际银行,会如此轻率地批准总额14亿元的过渡性贷款,给亚洲石油中心发展项目。

国阵政府操控官联银行

像联昌国际银行这样的例子,在马来西亚并不是一件新鲜事。实际上,国阵政府对银行领域的操控,尤其是在“指示”银行信贷资金流向政府指定的优先领域或发展项目方面,这过去50多年来,从没有间断过。

来自澳洲Edith Cowan大学的经济学者Matarr Njie就指出,尽管马来西亚政府在度过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后,逐步采取金融开放措施,不过,政府依然继续对金融体系采取干预措施,包括对银行领域设定一套“贷款指南”。(注1)

政府设定贷款指南的主要目的,并不是为了提升银行领域的竞争力。相反地,这些政府贷款指南是为了确保银行领域在总贷款中,预先“保留”一部份贷款,导向政府指定的“优先领域”(Prior sectors)。

更重要的是,马来西亚的银行领域已经被政治权贵和国阵政府滥用来推动以马来人为中心的扶弱政策——新经济政策(NEP),以便达到财富重新配置的目的。在大部分的例子中,金融领域的资源被导向与政治关系密切的朋党手中。

官联银行奉旨扶持朋党

本地著名经济学家佐摩(Jomo K.S,右下图)与哥美兹(Edmund Terence Gomez)就指出,在很多情况下,官联银行(State-owned bank)的软性贷款都流向那些在恩庇政治体系下,与国阵政府(尤其是巫统)关系密切的朋党,所控制的土著或非土著财团手中。他们更进一步指出,这些巨额贷款不仅没有经过适当的审批程序,而且投机成分多过于生产性质。(注2)

基于银行贷款是在“政治需要”而非商业考量的基础下发出,这基本上导致银行领域的贷款和资产素质受到负面影响,最终在97年亚洲金融风暴中,演变成一场私人企业债务大危机。

比方说,麦康(MYCOM Bhd)在当时背负高达18亿元的债务,包括两项总值近16亿元,还未完成的商业和零售产业发展计划,因无力偿还贷款,拖累森银行(Sime Bank Bhd)、马婆金融(MBf Finance Bhd)以及阿马银行(Am bank)陷入债务困境,呆账大幅度飙升。最终,麦康在1998年9月向政府提出“拯救”要求。

此外,与国阵政府关系密切的三大集团:玲珑集团(Renong)、马资源(MRCB),以及金狮集团(Lion Group)的总债务高达430亿元,占银行体系的总贷款额高达8%的比重。如果这些大集团倒闭,将会连累银行体系陷入崩溃边缘。(注3)

这些背负巨额债务的企业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这些集团主要涉及建筑与产业领域,在97年亚洲金融风暴前,是前首相马哈迪政府极力推动的优先领域。银行领域一大部分的贷款,主要导向这两大领域。

但是,一轮金融风暴导致建筑和产业领域的荣景一夜消失,这些集团无力偿债,最终银行领域的呆账大幅飙升(呆账占总贷款高达19%的比重),演变成一场债务大危机。

政府干预助长朋党资本主义

97年亚洲金融风暴的教训告诉我们,政府对国家经济,尤其是银行体系的直接干预(包括指示银行贷款流向政府指定的经济领域或项目),只会让国家经济变得更缺乏竞争力与效率,同时助长贪污和裙带或朋党资本主义(Crony capitalism)的风气。

亚洲石油中心发展项目的丑闻案,只是冰山中的一角。基于绝大部分本地商业银行依然是由政府直接或间接控制(如马银行、联昌国际银行、兴业银行、艾芬银行),或者是与政府关系密切的朋党所拥有(如丰隆银行、阿马银行)。因此,在政治需要时,这些银行难免必须履行政府赋予的“社会责任”。

当占本地企业99%比重的中小型企业(SMEs),在过去多年一直因为无法获得银行贷款融资,而无法扩充业务而感到烦恼之际,朋党企业却能不费吹灰之力,获得银行源源不绝的贷款融资,甚至在转眼间,把14亿元的贷款耗尽。这对在经济转型计划下主张中小型企业是国家经济命脉的纳吉政府而言,可以说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n/18843.html

x 0 我要送花

x 472
发表于 2011-6-24 11:27 | 显示全部楼层
兴业资本出售价被抬高
银行业合并计划或告吹

作者/本刊记者 Jun 23, 2011 04:42:10 pm

【本刊记者撰述】消息传出,马银行(Maybank)和联昌国际银行(CIMB)因为售价被抬高,而打算放弃收购兴业资本(RHB Capital)的计划,并已通知国家银行有关决定,不过,兴业资本表示,目前还未收到任何有关并购计划有变挂的通知。

《路透社》(Reuters)在今天引述熟悉相关交易的消息报道指出,联昌国际银行已经取消并购兴业资本的计划,因为阿布达比商业银行(ADCB)在近期脱售兴业资本的25%股权给Aabar Investment,将兴业资本的售价抬高至相对偏高的水平。据了解,马银行也是基于售价被抬高的原因,决定放弃并购兴业资本的计划。

与此同时,新加坡英文报章《海峡时报》(The Straits Times)在今天报道,基于阿布达比商业银行在近期脱售兴业资本25%股权的课题上,售价出现被抬高的情况,促使马银行和联昌国际银行决定放弃个别收购兴业资本的计划,不过,双方没有完全关上大门,不排除在未来重新考虑并购兴业资本的事宜。

根据该报道,马银行和联昌国际银行有可能最早在今天分别宣布,放弃并购兴业资本的计划。兴业资本给与两家银行集团的考虑期限,将在6月29日届满。

《马来西亚局内人》引述来自银行业的消息指出,雇员公积金局相信非常欢迎马银行和联昌国际银行放弃并购兴业资本的决定,因为公积金局并不想要与任何一家银行进行股权互换,稀释该机构在兴业资本的44%股权,来完成这项并购计划。

此外,公积金局与Aabar Investment对于国家银行在阿布达比商业银行脱售兴业资本25%股权给Aabar Investment的课题上所设定的条件,包括必须支持兴业资本的合并计划,而且马银行和联昌国际银行如果开出更低价格,他们必须把售价调低。他们认为,国家银行的条件非常不寻常,并要求首相纳吉插手此事。

价格被抬高,合并不划算

阿布达比商业银行是以每股10.80元的价格,或总额59亿元脱售兴业资本的25%股权给其姐妹公司——Aabar Investment。分析师认为,兴业资本的合理价格,是以联昌国际银行的每股10.60元,或马银行的每股11.50元来进行股权交换。不过,阿布达比商业银行在上周脱售兴业资本股权的价位,已经推翻了这个股价。

《海峡时报》引述一名高层消息指出,从价格的角度来看,现在以这个价位进行并购并不划算。因此,马银行和联昌国际银行打算放弃这项并购计划,不过,两家银行可能在未来重新考虑与兴业资本合并的契机。

据消息透露,马银行和联昌国际银行已经通知国家银行,有关他们打算放弃与兴业资本之间的合并计划。国家银行是在两周前批准两家银行与兴业资本展开合并的洽谈工作。

对此,《路透社》向兴业资本查询有关消息,以便证实马银行和联昌国际银行是否真的放弃合并计划。兴业资本的发言人在接受讯问时表示,截至目前,该银行还没有收到任何有关合并计划有变的通知。

“现阶段,我们还没有收到其他单位发出的正式通知,有关合并计划会有任何变卦。”

在兴业资本的合并计划下,如果马银行与兴业资本合并,将会创造出一家总资产高达5130亿元的超大型银行集团,让马银行超越新加坡的星展银行(DBS bank)成为东南亚最大的银行集团。

至于联昌国际银行与兴业资本之间的合并,则将创造出一家总资产405亿元的银行集团,让联昌国际银行可以超越马银行,名正言顺成为马来西亚最大的银行集团。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n/18837.html

x 0 我要送花

x 472
发表于 2011-6-28 14:02 | 显示全部楼层
“策略股東”阻併購路
財經評論 2011-06-28 11:08

近期從老四被躋至老五的興業資本(RHBCAP),自1997/98年亞洲風暴以來,經歷過不少的風雨路,大股東股權變動如家常便飯,令人不勝唏噓。

興業資本從合眾到森合,再到丹斯里拉昔胡申,並由砂州政府掌控的第一集團以“蛇吞象”姿勢吞並,最後轉至公積金局(EPF)的手上。

EPF在2007年杪一口氣收購了興業資本逾80%的股權,賣家主要是第一集團。根據國行的規定,EPF需把持控興業資本的股權減持至35%,過後調整至45%。

2008年5月,EPF最終成功把其25%股權出售給阿布扎比商業銀行,成交價是39億令吉或每股7令吉20仙,比較前者的收購價為每股4令吉80仙,EPF取得高達2令吉40仙賺益或50%的溢價,每股賬面值為2.2倍,而比較興業資本當時的5令吉零5仙股價,阿布札比商業銀行則需付出約39%的溢價。

阿布扎比商銀自認是長期的投資者,所以願意支付昂貴的約40%溢價購買興業資本這批股權。

時過境遷,約3年後的今年6月,阿布扎比商業銀行因面對資金的短絀,急需資金周轉,在等不及馬來亞銀行與聯昌集團的並購洽談結果,已迫不及待的把手上的25%股權出售給姐妹公司Aabar投資(兩者皆由阿布扎比政府持控),成交價是每股10令吉80仙,價格對賬面值達2.25倍,阿布扎比商業銀行這批25%股權投資取得3令吉60仙的賺益或賺幅達50%。

另一邊廂,EPF與馬銀行及聯昌集團洽談並購興業資本之事,這場並購戰突然殺進一位“程咬金”――Aabar投資,就算EPF肯“屈身”把價格壓低至低過10令吉80仙,馬銀行及聯昌集團也很難過Aabar投資這一關。

馬銀行吸取2008年收購印尼國際銀行(BII)付出超過4倍的價格對賬面值前車之鑒的教訓,經過深思後,當然是走為上策。

無獨有偶,另一競購者聯昌集團,理應在馬銀行退出後感到高興,因掃除競爭者的一些障礙,但聯昌集團在同一天也宣佈打退堂鼓棄戰,這似乎是裡應外合,但精打細算的聯昌集團,其決定相信也經過縝密思考。

馬銀行及聯昌集團在5月底同一天宣佈獲國行首肯洽購興業資本,已令市場感到一些吊詭,但連宣佈並購洽談“泡湯”也同聲同氣,有很多可能性。

首先,國行或眼看國內銀行市場的競爭愈加劇烈,壯大本地銀行老大或老二的勢力,有助與區域銀行集團分庭抗禮,但人算不如天算,問題出在外資策略夥伴的交易談成,使這場並購路崎嶇難行,國行也不想因小失大,競購者在付出昂貴代價後,對國內銀行業或帶來巨大動盪,進而可能連累經濟活動,只好“暗示”競購者“休兵”。

Aabar投資的出現,尤如國貿資本(EONCAP)的策略外資股東博資(PRIMUS),博資在2008年2月以每股9令吉55仙購入國貿資本的20%股權,比較豐隆銀行(HLBANK)出價每股7令吉30仙,博資怎會罷休?

經過法庭一輪的喧嚷,博資最終需接受在國貿資本的投資蒙虧每股2令吉25仙的事實,而且還需支付巨額堂費,賠了夫人又折兵。

吸取博資的教訓,這是馬銀行及聯昌集團退出並購興業資本的第二個理由。

兩者棄戰的第三個理由,可能是證監會今年修正的條例,即掛牌公司出售公司所有資產與負債,需獲75%股東股權通過,比較之前是50%股權(國貿資本的並購是訴諸舊條例),這麼高的股權通過門檻,策略股東Aabar投資肯定是興業資本並購案通過的主要障礙,馬銀行及聯昌集團已有自知之明。

第四個放棄因由,是兩大銀行巨頭與興業資本的業務嚴重重疊,並購起來高度復雜,也不算是完美的“婚事”。

從上述情況瞭解,Aabar投資的加入,未來任何一方對興業資本的並購路應當崎嶇不平,如何進一步增值,才是興業資本當前必須刻不容緩著手進行的,以為下一輪並購鋪路。

國行要讓國內銀行業的並購路途更順暢,“策略股東”股權因素,或許也需深思考量和作出調整才是。

(星洲日報/焦點評析‧作者:梁鳳英)

http://biz.sinchew-i.com/node/48904?tid=17

x 0 我要送花

x 472
发表于 2011-6-28 14:04 | 显示全部楼层
郎有情,妹無意?
財經評論 2011-06-28 11:06

結婚必備條件是甚麼?想必是兩人情投意合!同樣,對於近期銀行界掀起的“搶新娘”戲碼,情投意合也許是成敗關鍵。

聯昌集團首席執行員拿督斯里納西爾面對向興業資本“提親”一事,曾笑言:“合併就像結婚,如果‘郎有情,妹無意’,我的看法是,最好不要結婚。”

所以,從納西爾開始否認有意競標興業資本的25%股權,到突然轉態,要與馬銀行“搶新娘”,再到放話要趕著與馬銀行去“提親”,最終又彷彿像與馬銀行有所共識,閃電“悔婚”,聯昌的立場,好像只是配合政府推動的銀行整合風,趕著與競爭對手去“湊熱鬧”。

再看看另一銀行老大――馬銀行,在股東大會時,一名小股東問,為何馬銀行要與聯昌“搶新娘”?既然兩家銀行幕後都有政府相關投資公司(國庫控股與國民投資)支撐,何不乾脆讓政府去決定“婚事”?

馬銀行的立場其實也有跡可尋,首席執行員拿督斯里阿都華希表示:“金融業整合是國行推動目標,而興業是公司加強價值的機會,除有望增強大馬業務,也相信能強化新加坡與泰國業務。”

所以,馬銀行與聯昌集團確實可能有攫取興業資本以壯大規模的意圖,但不能否認,配合大馬金融業整合方向也可能是企圖促成婚事的最大推手之一。

確實,為與區域銀行競爭,銀行界的整合勢在必行,但問題是,若如分析員所言,大馬銀行界其實已近飽和,加上業務“重複”顯著,其實兩大金融巨頭結婚,不見得一定對銀行界有利,還反而“傷身”。

所以,所謂兩家銀行的“情投意合”,即是彼此能夠創造的合力作用或增值效果,如果只能打造前所未有的規模,卻無法達到增值目標,也許最好還是像銀行界老三――大眾銀行一樣,除了內部成長,還是內部成長!

郎有情,妹無意?究竟是馬銀行與聯昌是“郎”,還是興業資本是“郎”,顯然,興業資本股價從“搶新娘”拉開序幕後,一度推高的10令吉40仙,到閃電悔婚後打回原型8令吉48仙,興沖沖因婚事高價進場的小股東,才是這場併購戰的最大受害者。

(星洲日報/財經小品‧作者:陳曉雯)

http://biz.sinchew-i.com/node/48903?tid=17

x 0 我要送花

x 472
发表于 2011-6-29 19:08 | 显示全部楼层
国行与财政部看法分歧
次轮银行业合并掀争端

作者/本刊梁志华 Jun 28, 2011 07:37:00 pm

【本刊梁志华撰述】从丰隆银行(Hong Leong Bank)并购国贸资本(EON Capital),一直到近期联昌国际投资银行(CIMB)和马银行(MAYBANK)个别提出收购兴业资本(RHB Capital Bhd)的事件来看,不难发现第二轮本地银行领域合并浪潮,表面上看来是来自市场力量的推动力,实际上其背后却是由国家银行(Bank Negara)这个大导演精心策划的一幕剧情。

对于国家银行在幕后“操盘”的说法和传闻并非空穴来风。较早前,已有消息指出,在兴业资本合并案的课题上,联昌国际投资银行和马银行并非自己主动提出相关并购建议,而是在国家银行“邀请”这两家银行参与的情况下,促成这次的银行业合并案。

此外,当兴业资本的大股东之一阿布达比商业银行(ADCB)针对脱售兴业资本25%股权给其姐妹公司——Aabar Investment,向国家银行申请批准时,国家银行开出令人觉得“很不寻常”的条件。

这包括要求Aabar Investment必须支持兴业资本的合并计划,即使马银行或联昌国际银行开出比Aabar Investment收购价(每股10.80元)更低的并购价格,该公司必须把售价调低,以便配合这个银行业的合并行动。

与此同时,在丰隆银行并购国贸资本的课题上,国家银行扮演决策性角色,“全力扫除”丰隆银行并购国贸资本的所有障碍,促成这起银行合并案的顺利完成。【点击:丰隆并购国贸顺利通过 国家银行幕后预定结局】

虽然马化国际(Mulpha International Bhd)和艾芬控股(Affin Holdings)分别向国家银行提出并购国贸资本的申请,而且开出价码比丰隆银行来得高,不过却遭国家银行拒绝。

基于国家银行只批准丰隆银行与国贸资本洽谈并购,这基本上让丰隆银行享有“独家洽购”的权力,同时关闭国贸资本的其他选择空间。

此外,国行在重新委任博智资本代表吴永发(Ng Wing Fai,译音)为国贸资本非独立董事的审核与批准上,整整拖延三个月不愿批准委任。当国贸资本在股东特大通过丰隆银行的献购案后,国家银行在隔天立即宣布,拒绝重新委任吴永发成为国贸资本非独立董事的申请。

以银行业大合并的利益为前提

以上种种迹象显示,无论是丰隆银行对国贸资本,还是马银行或联昌国际银行对兴业资本的并购案,彼此之间存在一个很大的共同点——是以本地银行业合并的整体利益为大前提,并非单纯以商业利益为考量点。

正因如此,在这两起并购事件中,并购价格(Pricing)和合并协作效应(Synergistic merger)之间筑起了一道高度敏感的关系网,直接主宰了合并计划的成败。简单来说,基于并购双方的业务和市场出现重叠性问题,削弱了两者之间的合并协作效应。

然而,在国家银行“敦促”本地银行业大整合的前提下,并购方必须作出一些商业利益上的让步和牺牲,以便顺利完成整合工作。因此,如果被收购者(或其大股东)把并购价开得太高,或并购者必须高价收购,非但不会为合并计划带来价值创造(Value Contructive),反而会制造价值毁灭(value destructive)的负面效应。

实际上,马银行和联昌国际银行在上周分别宣布放弃与兴业资本之间的合并计划,最大原因就是因为阿布达比商业银行脱售兴业资本的25%股权给Aabar Investment时,将兴业资本的售价抬高(每股10.80元),以至于两家银行认为并购价的成本代价太高,无法从中创造价值。【点击:兴业资本售价被抬高 银行业合并计划告吹】

联昌国际银行集团行政总裁纳西尔在较早前直接表示,并购兴业资本的最大考量点,必须是一个可以“创造价值的合并”,因此,Aabar Investment每股10.80元的购价,不应该成为并购价的一个衡量标准。

另一方面,在国贸资本并购案的课题上,丰隆银行开出每股7.30 元的并购价,大约只是国贸资本1.45倍的帐面价(Book value),比较区域和国内近年的银行并购案平均超过两倍的账面价来得低。当时,分析师普遍估计,国贸资本的并购价至少应该在1.5倍至1.8倍之间,相当于每股7.50元至9.00元。

不过,对丰隆银行而言,该银行能够接受的最高价格是每股7.30 元,因为超过这个价位,该银行将无法从并购国贸资本中创造价值。因此,如果国贸资本要求任何高于这个价位的并购价,丰隆银行显然不打算继续并购案。

虽然博智资本当初以每股马币9.55元的高价,收购国贸资本的20.2%股权,但是这个价位并没有被丰隆银行视为并购价的衡量标准,最终导致博智资本在这宗并购案上蒙受每股2.25元,或相当于3亿1500万元的亏损。

兴业资本并购案缺乏协作效应

本地证券行——乔丰证券研究(OSK Research)在近期一份研究报告中就指出,在国家银行“撮合”下的银行业并购案,并非基于商业利益和协作效应的考量,促使并购价以及合并协作效应的合理性,成了并购案的最大阻碍。

以联昌国际银行为例,基于兴业资本和联昌国际银行之间存在很多收入来源的重叠性,再加上双方缺乏协作效应,因此,联昌国际银行本来就没有并购兴业资本的必要性,更不用说以高价收购兴业资本的股权。

纳西尔本身就表示,联昌国际银行与兴业资本之间的合并,是以整体银行领域的利益为出发点,以便在长期内可以强化本地银行体系。

乔丰证券研究的分析报告更进一步指出,虽然合并所带来的经济规模效益(Economies of scale),一般上可以达到更有效的融资成本,以及更大范畴的交叉销售协作效应。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银行业之间的合并只为了达到经济规模效益,因为在缺乏协作效应的情况下,银行合并只会带来价值上的毁灭,包括把更有价值或其他用途的资源,消耗在执行合并计划上、合并消耗太多时间和精力,导致竞争对手可以趁机扩大市场占有率。

在南方银行的并购案上,联昌国际银行获中获得消费银行业务和财富管理的专才,而在新加坡GK Goh证券的并购计划上,联昌国际银行藉此建立区域投资银行的网络。但是,并购兴业资本不仅无法创造重要的商业价值,反而因为太多业务和收入来源的重叠性,而造成价值上的毁灭。

更重要的是,无论是联昌国际银行还是马银行,已经有足够的经济规模在国内和区域市场竞争,如果把资源导向区域市场的整合、并购以及扩张行动,可以从中创造更大的企业价值。

显然,次轮银行业合并的最大原动力并非来自市场力量,而是国家银行“有意凑合的意愿”,而且整个银行业次轮大合并的局势发展,凸现出国家银行趋向于“鼓励”本地银行之间的合并,而不是由外资银行来并购本地银行。

本地银行业两极化

问题在于,为何纳吉政府在鼓吹金融领域开放,积极鼓励外资参股本地银行之际,国家银行却又插上一脚,主导本地银行之间的合并趋势呢?为何被政府寄以厚望,“走向区域,放眼全球”的两大官联银行——联昌国际银行和马银行,却被国家银行召唤来“整合本地银行业”呢?

银行业陷入今天的局面,凸现出政府(以财政部为首)和国家银行之间,对于十年金融领域大蓝图(Financial Sector Master Plan,2001年-2010年)的发展策略与脚步,尤其是第三阶段(2007至2010年)的进展,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很大的分歧,以至于本地银行业的大整合行动陷入一个胶着的格局。

国家银行的十年金融领域大蓝图框架,主要目的是为了确保在全球化的趋势下,让本地银行业通过循序渐进的方式茁壮成长,从中建立一个更具竞争力与更有效率的本地金融领域,最终与全球金融市场接轨。

首次阶段金融领域大蓝图,主要着重于巩固与壮大本地银行业,确保本地银行与外资银行之间保持竞争力。在这方面,国家银行通过对外资银行实施管制措施,如限制外资银行的分行数量、外资在本地银行的持股顶限,来为本地银行护航,避免本地银行在竞争激烈的自由市场中被淘汰,或者被外资银行吞并。

这些银行业保护政策在过去十年取得显著成果。本地银行在贷款和存款市场的市占率(掌控四分之三的市场分额),远远超越外资银行,而且本地银行的分行规模,也是外资银行分行网络的七倍以上。

这同时也导致本地银行领域在过去数年出现两极化的趋势。在国内面对业务扩张瓶颈的中大型本地银行集团,选择积极走出马来西亚,进军区域市场;而小规模银行通过与外资银行的策略结盟,来巩固与加强实力,应对国内金融领域逐步开放后的严峻挑战。

其中,兴业资本通过脱售25%股权给阿布扎比商业银行;阿马银行脱售19%股权给澳纽银行;国贸资本脱售20.5%股权给香港博智資本;艾芬控股脱售20.5%股权给香港东亚银行。

然而,在现有的策略合作框架下,除了阿马银行控股与澳纽银行之间的策略结盟,可以创造真正的协作效应与提升竞争力之外,其他本地银行如兴业资本、艾芬控股以及国贸资本的外资伙伴,很大程度上只是扮演股权投资者的角色。

国家银行与财政部看法分歧

摆在小型银行眼前只有两个选择,其一是引进真正可以创造价值和提升竞争力的外资银行,成为策略伙伴;其二,是被其他银行吞并。

在这一个点上,国家银行更希望可以鼓励本地银行之间的合并,把现有的本地银行数量整合成四到六家大型银行,确保创造出一个可以在资产和业务规模、创意与革新,以及专业服务领域上,与大型外资银行保持竞争力。

尤其是当纳吉政府自2009年以来,宣布一系列的金融领域开放措施,包括引进三家世界级的商业银行、要求国家银行发出五张新商业银行执照给5家外资银行,以及在马来西亚与中国双边协议框架下,发出商业银行执照给中国最大商业银行——中国工商银行,让更多外资银行直接参与本地银行领域,更进一步促使本地银行业的竞争白热化。

然而,以纳吉为首的财政部和联邦政府,看起来更希望通过放宽外资持股顶限,从中吸引更多外资参与本地银行的投资,粉饰政府在外资直接投资方面的成绩单,并藉此对外资基金示好。纳吉在近期出访澳洲时,宣布允许澳纽银行将其在阿马银行的持股顶限,从目前的30%提高至49%,体现出纳吉政府对本地银行业的立场。

基本上,近期爆发的兴业资本并购案课题上,就完全将国家银行和财政部之间的矛盾点暴露出来。一方面,阿布达比商业银行和Aabar Investment是在政府(财政部)“邀请”下,参股兴业资本,因此,碍于财政部的压力下,国家银行只能接受阿布达比商业银行以每股10.80元,高价脱售兴业资本的25%股权给Aabar Investment的要求。

另一方面,国家银行“邀请”联昌国际投资银行和马银行,在本地银行业大合并的前提下,个别提出兴业资本的并购建议,并向Aabar Investment开出“支持马银行或联昌国际银行并购兴业资本的合并计划,即使两家银行开出低价,也必须配合银行业合并行动”的条件,引起Aabar Investment的不满,让财政部难以下台,因而插手相关合并计划。

最新一期财经周刊《The Edge》引述可靠消息指出,马银行或联昌国际银行在并购兴业资本的合并计划上,不愿以高价进行收购,最终可能导致这场并购案陷入一个难堪的局面。因此,财政部在上周插手周旋下,促成暂时结束兴业资本并购案的结果。

然而,长期而言,如果财政部和国家银行无法在引进外资和本地银行业大合并之间,取得一个共识,同样的问题依然会继续重演。这对本地银行领域的长期发展非但没有帮助,反而会打击外资投资者对我国的信心。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php?n=18912

x 0 我要送花

x 472
发表于 2011-7-4 2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進國際體系門檻7000億
馬銀行大眾聯昌需合體

財經04/07/2011 17:35 報導:何燕羚

 (吉隆坡4日訊)國內銀行資產規模小,若要應國家銀行總裁丹斯里哲蒂的意思,打造大型銀行集團以融入全球體系,銀行業必須大膽挺進,馬銀行(MAYBANK,1155,主要板金融)、聯昌集團(CIMB,1023,主要板金融)和大眾銀行(PBBANK,1295,主要板金融)需合體,才能以2405.8億美元(約7243.9億令吉)的總資產值,擊倒新加坡星展銀行(DBS Bank)。

 併購興業資本(RHBCAP,1066,主要板金融)未告吹前,市場曾炒作不論是馬銀行或聯昌最后併得該行,合計市值皆跑贏星展銀行。

 奈何,市值是根據股價計算,屬無形資產,看不見摸不著,反觀資產值才是最能體現實力。

 據《亞洲週刊》最新的亞洲銀行300排行榜(排位依據資產),星展銀行的資產值達2080億7480萬美元(約6265億1322萬令吉),排名二十三。

效益明顯

 馬銀行是國內銀行排名最高,第四十三,資產值1045億2940萬美元(約3147億3802萬令吉),才是星展銀行的一半規模。

 排名第二高是大眾銀行,排在六十一,總資產702億6450萬美元(約2155億6641萬令吉),聯昌排第六十六,資產達657億8770萬美元(約1980億8676萬令吉)。

 早前成為搶購的對像興業銀行(RHB Bank),排位一百一十四,資產額僅370億8500萬美元(約1116億6294萬令吉)。

 如果要在國際金融體系佔一席位,首先需要擠下星展銀行。銀行併購若一再局限于“兩家”,將長期活在星展銀行之下,只有三大銀行走一起,方能看見明顯的效益。

 3家銀行合併后,資產總值將達到2405億8160萬美元(約7243億9120萬令吉),亞洲排位即時越過星展銀行衝前至19。

http://www.chinapress.com.my/node/230938

x 0 我要送花

x 472
发表于 2011-7-5 20:06 | 显示全部楼层
國行升息預期帶動 令吉一度升破3.0

(吉隆坡4日訊)由於市場預測國家銀行或在本週四(7日)的貨幣政策會議,上調利率以抑制通脹壓力,促使令吉兌美元今日上漲至近一個月新高,並一度突破3令吉的水平。

令吉兌美元早盤一度上升至2.995令吉,是繼6月6日來首次突破3令吉的水平。無論如何,令吉隨後收窄漲幅,並在3令吉以上窄幅波動。截至下午6時,令吉兌美元報3.004令吉,上漲0.15%。

接受《彭博社》訪問的9名經濟學家預計,國行將於本月上調隔夜利率政策(OPR)至3.25%。升息預期讓令吉兌美元已連續第五個交易日昇值。而另有4名經濟學家則預期維持利率不變。

根據KAF投資銀行交易商法伊查指出,市場期待利率進一步走高,這將提升投資者對令吉的購興。

「基於全球經濟疲軟,交易商將關注短期內會出現的風險。」

國行之前在5月份的貨幣政策會議上,將隔夜政策利率從2.75%,上調25個基點,至3%水平。這是自2010年7月後,國行再度進行調息的動作,而去年3月、5月與7月間,國行分別三次調升利率各25個基點。

無論如何,國行總裁丹斯裡潔蒂透露,調整利率的衡量點,是讓利率重回正常化,以支撐國家的經濟成長,而非一味地打壓通脹。

其中,5月份的出口數據按年成長11%,創下自2010年7月的新高紀錄,顯示著國行調升利率的作用與效果。

此外,隨著5月份消費價格指數上漲3.3%,寫下自2009年3月來的最高水平,市場有理由相信國行將會出手調息。而政府在隨後陸續上調汽油、白糖及電費價格,以減少津貼和降低赤字,更讓來臨6月或7月份的通脹率再探新高。

外圍因素牽引令吉走勢

儘管如此,令吉今日的升值除了受利率調升的預期帶動外,也受到希臘債務危機舒緩,以及泰國大選等消息的間接影響。

令吉兌美元儘管在6月份按月0.2%,並平均維持在3.0285令吉的水平,但從年初至今,令吉兌美元仍取得2.1%的增值。

因此,達證券分析員相信,令吉兌美元預計將在2011年下半年持續升值,主要由數項因素帶動。這些因素包括隔夜利率政策或將在年杪上調至3.50%水平、國行具有健康的儲備水平,以及由於經濟基礎強勁,促使市場投資情緒振奮等。

另外,區域成長強勁,以及美聯儲或將延長低基準利率的期限,亦是令吉將持續增值的因素。

有鑑於此,達證券預計,令吉兌美元將在年杪達到2.80令吉的水平。

http://www2.orientaldaily.com.my ... bwr0QnQ75q70KBu581x

x 0 我要送花

x 220
发表于 2011-7-6 17:3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68# ThermoFisher


鱼大。。请问是这则新闻/消息带动今天的银行股大涨吗?

还是又有银行合并的消息即将公布?今日综指再创新高 - 1591.34。。

x 0 我要送花

x 472
发表于 2011-7-7 22:23 | 显示全部楼层
出口疲軟無阻升息 OPR料上調0.25%

(吉隆坡6日訊)雖然外圍的不確定性及供應鏈中斷對出口數據帶來明顯的衝擊,讓國行是否進一步升息對抗通脹感到懷疑,惟多家外資銀行普遍預測,國家銀行會在明天召開的貨幣政策會議後,上修隔夜政策利率(OPR)及法定儲備金(SRR)。

大華銀行(UOB)經濟研究與投資聯繫主管許洲德表示,我國2011年的利率或進一步被調高。隨著通脹率在未來幾個月將站穩在3%以上,國行可能會在週四宣佈升息。如果升息落空,而油價繼續停留在高水平,促使燃油價調的話,國行下一次出手的機會將會是9月或11月。

華僑銀行(OCBC)經濟學家甘迪指出,由於通脹率料在第三季初期到頂,國行的貨幣緊縮政策已經接近尾聲。

他維持2011年的3.3%平均通脹率,同時認為國行會將利率升至3.25%,然後維持到年秒。

大馬匯豐銀行也表示,不認同國行會在這一次的貨幣政策會議上暫停升息的看法。匯豐認為,由於通脹走高,實際利率已呈負數,國行在7月的會議將升息25個基點,至3.75%,併維持這水平至年底。

許洲德也預測,國行會在未來兩個會議,將法定儲備金上調100個基點,恢復至經濟危機前的4%。

因國行本周將召開貨幣政策會議,令吉在週一和週二盤中交易都一度升破3.00水平。自6月初以來,令吉兌美元就不曾高於3令吉。

今日令吉最高只在3.00,未能破3令吉,亞洲市場閉市時收在3.009令吉。

許洲德是在出席大華銀行召開的經濟匯報會時,向記者發表談話。

他指出,亞洲各國將逐步落實利率正常化,但升息步伐會因通脹率下降而放緩。大馬2011年全年通脹率維持在3.1%,至於今年第三季至2012年首季的通脹率則分別是3.3%、3.2%和2.8%。同時,我國2011及2012年的國內生產總值(GDP)料達5.6%和5.4%。

華僑銀行指出,大馬下半年的國內消費對整體的經濟成長非常關鍵。

甘迪指出,國內消費不僅因出口收入獲得改善而受惠,同時也包括上半年的令吉與股市所取得的漲幅。

展望將來,隨著製造業銷售成長與工資都出現令人鼓舞的訊號(均穩定小幅成長),私人消費成長將繼續受到扶持。

我國今年次季的出口成長放緩,令我國未來的成長動力受到關注。

對此,甘迪認為:「電子與電器產品的出口已經恢復至經濟危機前的水平。投機性活動推高全球原產品價格,在今年初已令大馬大幅受惠。惟我們在今年下半年不會再看到相同的情況。」

私人消費支撐經濟成長

無論如何,私人消費將繼續撐起今年的經濟成長。私人消費目前是成長5.7%,還在醞釀走高。

整體來說,許洲德認為大馬乃至亞洲的通脹率其實是受到控制,但依然不能忽略歐美經濟所造成的影響。

甘迪表示認同,因為外部需求一直是國內經濟成長動力的重要元素。

許洲德稱,由於2011年上半年的經濟表現疲弱及受到外部風險的干擾,美國經濟前景變得更加步步為營。在就業市場復甦緩慢的箝制下,美國經濟2011與2012年料進一步放緩至2.6%。不過,他不認為美國會陷入雙底衰退。

另一邊廂,聯儲局(FED)仍然需要一些時間來降低資產負債率,即使次輪量化寬鬆政策(QE2)在上週結束後,美國銀行業仍能感受到QE1及QE2的效應。同時,聯儲局仍會繼續重新投資屆滿債券。

美國料維持近零利率

換言之,雖然聯儲局推出QE3的可能性猶存,但它們已經將推出QE3的門檻定得相當高。

許氏相信,疲弱的成長與較高的失業率,將會令聯儲局繼續維持近零利率好一段時間,直到2013年首季才有望升息。美國的債務頂限是隱患之一,但應該不會在近兩年裡陷入違約的境況。其債務頂限可能繼續被推高。

美元短期內或受到扶持,但若歐元區主權債務危機消退而帶動風險迴避,美元可能在今年的較晚時候走弱。

http://www2.orientaldaily.com.my ... Cw30tcI76Hd09YN71AO

x 0 我要送花

x 1
发表于 2011-7-8 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國行維持利率3%
法定儲備率升至4%

企業07/07/2011 23:21

 (吉隆坡7日訊)全球經濟成長走緩,現有借貸成本足以克制通貨膨脹壓力,國家銀行出乎市場意料之外保持3%隔夜官方利率(OPR)變,但上調法定儲備率(SRR)1%到4%,從本月16日起生效。

 國行今天召開貨幣政策會議后發佈文告,宣佈維持利率在3%;“彭博社”先前向15位經濟分析師調查,10人認為國行極可能上修利率。

 國行說,今年次季的全球經濟復甦腳步備受各因素打亂,展望未來,全球經濟成長將繼續顛簸,但下滑風險提高,慶幸區域增長繼續受強勁內需、投資活動增加和區域間的貿易支撐。

內需或推升物價

 國行指出,據最新指標,我國次季經濟表現趨緩,主要因為外需放緩、全球製造業供應鏈中斷大于預期、且公共領域投資低于預測,惟私人消費和投資持續成為重要的成長動力。

 國行預計,受益于私人消費和投資成長,我國經濟成長或會改善,但外圍風險陰影越來越大籠罩成長前景。

 “全球原產品和能源價格居高不下,讓供應成為消費價格指數的決定關鍵,部分跡象更顯示內需或再推高下半年物價。”

 “貨幣政策委員會認為,通脹風險處于上檔,全球發展不明朗卻讓經濟成長存有更大下檔風險,所以將小心評估經濟環境,若成長動力得以保持,或再正常化貨幣政策確保物價穩定。”

 另外,為了管理或導致金融失衡的可觀游資,國行把目前3%的法定儲備率,上修1%到4%,從本月16日起生效。

令吉明年首季上看2.88

市場期待國行升息,催升令吉走勢,繼連續2個月告跌后,本月來已揚升0.3%。

 “彭博社”綜合資料顯示,令吉兌美元本月來升幅已達0.3%,今早9時20分達3.011,爾后持續轉強,上午10時則揚0.2%至3.0078水平。

 渣打銀行總投資策略長史迪布里斯今日出席下半年展望匯報會時預計,令吉兌美元匯率可在末季達2.95水平,明年首季進一步走強至2.88。

 “市場目前傾向避險策略,投資者自然由風險資產如美元,轉向其他低風險資產。”

 閉市時,令吉兌美元匯率報3.0110。

x 0 我要送花

x 472
发表于 2011-7-8 15:24 | 显示全部楼层
经济成长下跌风险扩大引担忧
国行维持利率上调法定储备金

作者/本刊记者 Jul 07, 2011 07:16:03 pm

【本刊记者撰述】虽然面对高通货膨胀的威胁,不过,全球经济不明朗状态扩大,加深马来西亚经济成长的下跌风险,因此,国家银行今天宣布把隔夜拆息利率(OPR)维持在3%不变,但是,国行把法定储备金(SRR)从3%上调至4%。尽管如此,国行强调将按照经济状况,适时继续其利率正常化的程序。这意味着,一旦经济成长动力趋稳,国行将在继续升息来压制通胀。

国家银行在今天召开的货币政策委员会会议中,决意把隔夜利率维持在目前的3%水平。国行在文告中表示,天灾和地缘政治局势发展所造成的供应链干扰、财政整合措施、全球金融市场的不确定因素,以及原产品价格高涨的冲击,对第二季全球经济的复苏脚步形成负面影响。

接下来,全球各个地区经济将会出现非常不平衡的成长表现,同时,下跌风险也将走高。亚洲区域方面,在内需强稳、投资活动升温,以及亚洲区域内部贸易增加的带动下,亚洲经济成长将能持续下去。

针对国内经济,国行指出,最新经济指标显示,我国第二季经济成长料将趋缓,主要受到外围需求放缓、全球制造业供应链的干扰程度高于预期,以及公共投资比预期来得低。无论如何,私人消费和私人投资将会继续支撑我国经济成长。

接下来,在私人消费和投资持续走强的刺激下,我国经济成长在下半年将会有所改善。虽然如此,国行预期,随着外部风险走高,我国经济成长前景将受到负面影响。

下跌风险扩大国行维持利率

国内通胀在今年五月上扬至3.3%的水平,主要来自食物与燃油价格上扬的影响。接下来,全球供应面因素将会继续成为消费价格走高的主要导因,尤其是全球原产品和能源价格预期将程上扬走势。此外,内需因素也料将在下半年扩大价格上扬的压力。

国行表示,货币政策委员会的评估显示,通货膨胀将会面对上扬的风险。虽然经济成长前景保持正面,不过,全球不稳定因素的扩大,加深我国经济成长的下跌风险。因此,国行决意维持隔夜利率在3%的水平。

不过,国行强调将会谨慎评估经济状况的变化,一旦经济成长动力趋向稳定,国行将会进一步采取货币正常化政策,以便确保维持价格稳定。

无论如何,国行在今天宣布从7月16日起,将银行的法定储备金从3%上调至4%水平。国行在文稿中表示,上调法定储备金是为了管理国内游资泛滥的问题,避免这些过剩游资造成金融不稳定的风险。国行也强调,法定储备金是管理银行体系内过剩游资的工具,不是货币政策的立场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n/19097.html

x 0 我要送花

x 52
发表于 2011-7-11 21:08 | 显示全部楼层
Banking: Freezing excess liquidity      
  
Banking sector
Maintain positive: At the monetary policy committee meeting last Thursday, Bank Negara Malaysia (BNM) raised the statutory reserve requirement (SRR) to 4%. The decision to raise SRR by another 100 basis points (bps) is likely driven by inflation pressure. The overnight policy rate (OPR) remains unchanged at 3%. Nonetheless, we foresee that the OPR will be lifted by another 25bps in 2H11, which will raise the OPR from 3% to about 3.25%.

This was the third time BNM raised the SRR in 2011. In March and May it was raised by 100bps each. The raising of the SRR last week is seen as a preemptive measure to manage the rising risk of liquidity build-up resulting from macro-economics and financial imbalances.  The 100bps SRR hike is likely to extract about RM9 billion in liquidity one-off from the banking system. The current SRR of 4% is at the highest level since November 2008. It was trimmed gradually from 4% to 1% during the 2008/09 financial crisis.  

Based on our estimate, an increase of SRR to 4% will reduce the banks’ aggregate profit before tax in 2011 by about 2.7%. Our estimate had not taken into account the impact of OPR hikes on the profit margins of some banks. Freezing up liquidity is likely to alter banks’ assets allocation strategies as well as funding portfolios. Banking system loan growth will remain robust as the average lending rate is maintained at a historical low level of 5.12% in May, despite the rise in OPR by 25bps in the same month. Competitive pressure will keep the average lending rate low. A low lending rate will keep the momentum of loans growth in the banking system. On the flip side, margin compression is likely to persist. We believe banks’ earnings growth will not be severely affected by the SRR hike. Earnings growth will be sustained by positive impacts of the OPR hike as well as robust loans growth.

In the longer term, loans growth momentum will be sustainable. Thus, we are maintaining our loan growth forecast of 10% to 11%. Escalating SRR will not affect the long-term growth of the banking system as the impact is one-off. We maintain our forecast earnings for banks under our coverage. We maintain positive on banking with top picks in two large caps — CIMB Group Holdings Bhd (target price: RM9.60) and Malayan Banking Bhd (TP: RM10.50). — MIDF Research, July 8

http://www.theedgemalaysia.com/i ... cess-liquidity.html

x 0 我要送花

x 472
发表于 2011-7-11 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法定儲備率若再調高
銀行或掀爭存款戰

財經
11/07/2011 17:21

報導:邱佩勛

 (吉隆坡11日訊)國家銀行調高法定儲備率到4%,銀行業者礙于競爭料不隨意調升基貸率,但分析界不排除,業者或從其他管道爭取更多營運資金,甚至可能引發“存款戰”!

 國行上週議決維持隔夜官方利率在3%,但把法定儲備率(SRR)從原有的3%提高到4%,為今年內第三度調升。

 興業證券研究一名分析員回應《中國報》提問說,國內銀行業者向來競爭激烈,不排除將加劇存款競爭,但總括來說,銀行體系資金仍相當充裕。

 這名分析員認為,那些貸存比率(loans-to-deposit ratio)較高的銀行或面對較大影響,隨著法定儲備率提高,如今可能得爭取更多存款。

年底或升至5%

 “整體來說,銀行確實面對一些競爭,但銀行體系內的游資還是充足的。”

 僑豐投資研究則直言,國行若再調漲法定儲備率,或引發業者更大競爭,以爭取更多用戶存款。

 該行估計,法定儲備率調升1%,估計將吸納銀行體系內約70億令吉的游資,預計只打擊(該行研究的)銀行獲利平均約1.1%。

 “更重要的,是業者在貸款和存款方面的潛在競爭。法定儲備率若再調升,可能引發更積極的存款競爭。”

 該行相信,貸存比率較低的銀行最不受(調升法定儲備率)影響,例如豐隆銀行(HLBANK,5819,主要板金融)。

 興業證券研究預計,國行除了在今年底前,升息25個基點到3.25%。

 “到了今年底,法定儲備率可能再升1%至5%。”

 儘管法定儲備趨漲,但分析員認為,業者除了從存款下手,也可能從其他管道籌措資金,例如發售債券或借貸。

熱錢若大量流入
或推出特定資本管制


國行冀提高法定儲備率來吸納市場游資,但經濟分析師預計,一旦此舉失效,國行或推行特定資本管制措施!

 MIDF證券研究經濟分析師安東尼指出,國行不升息,顯示國行更著重推動經濟成長,而不是對抗通脹率。

 儘管國行透過更高法定儲備率吸納游資,但他對此舉成效有所保留,認為這胥視熱錢流入情況。

 若資金持續大幅流入我國,他不排除,國行推行特定資本流入管制的可能性。

 “如果(更高的)法定儲備率不能吸納游資,當局或推出特定的資本流入管制措施。”

 他說,熱錢大量流入將繼續推高資產通脹,並刺激消費者開銷。這將提高通脹率以至利率預期。

 “一旦這些熱錢流竄,屆時國行可能重施1988年至1994年期間,我國和鄰近國家實行的特定資本流入管制。”

http://www.chinapress.com.my/node/233065

x 0 我要送花

x 472
发表于 2011-8-2 21:03 | 显示全部楼层
6月貸款雖放緩 銀行前景仍正面

(吉隆坡1日訊)儘管6月份貸款成長從5月的13.8%,放緩至13.5%,但無損分析員對國內銀行領域的正面看法,並認為貸款成長仍會維持增長動力。

同時,商業貸款成長及家庭貸款成長分別從14.7%與13%,放緩至14.3%與12.8%,其中家庭貸款成長更是自去年5月以來首次低於13%的成長水平。大馬研究分析員表示,貸款成長疲弱主要因為企業貸款主要領域(包括大眾融資)、建築和營運資本放緩。

益資利投資銀行則指出,汽車貸款申請批准按月下跌12.6%至63億令吉,因汽車供應鏈中斷影響銷量和汽車貸款法令修改所致。大馬研究分析員相信這僅是短暫的現象,主要因為新條例料將做出修改。拉昔胡申研究則表示,車貸已連續3個月按月下跌,而相信將在下半年獲得改善。

此外,益資利投資銀行指出,產業貸款為主要成長動力,共佔今年至今信用貸款的35.3%,至於營運資本貸款為29.1%。無論如何,分析員預計,產業貸款成長下半年逐漸放緩,主要因為國家銀行持續收緊貨幣政策和更嚴格的信貸政策。

分析員認為,下半年的隔夜利率政策將上調25個基點,而國行或採用其他策略如謹慎的借貸策略來緩和通脹及放緩貸款趨勢。長期來看,分析員相信商業貸款將因為產業貸款預期放緩,以及經濟轉型計劃的支撐下恢復生氣。

拉昔胡申研究分析員表示,毛減值貸款按月下跌3.7%,至於毛減值貸款率和淨減值貸款率分別改善2.9%和2%。大馬研究分析員表示,毛減值貸款大幅降低至11億令吉,促使毛減值貸款率在97年開始來,首次低於3%。無論如何,貸款虧損覆蓋率則從上月92.2%上揚至94.4%。

車貸導致貸款數據放緩

儘管貸款數據顯示放緩現象,並受主要汽車貸款所影響,但大馬研究認為這僅是暫時性。在貸款數據保持高水平,分析員預測貸款成長將能達到他們全年預測目標,按年成長10.7%。因此,他和拉昔胡申研究一樣,維持對銀行領域「增持」看法。

拉昔胡申研究首選為馬銀行(MAYBANK,1155,主板金融股)、大馬證券銀行(AMMB,1015,主板金融股)和艾芬控股(AFFIN,5185,主板金融股)。同時也看好聯昌國際(CIMB,1023,主板金融股)和大眾銀行(PBBANK,1295,主板金融股)。同時,由於安聯金融集團(AFG,2488,主板金融股)估值仍相當昂貴,因此將其評級下調至「跑輸大市」。

益資利投資銀行維持對銀行領域「中和」投資評級,並認為貸款成長在接下來數月將逐漸減弱。同時,馬銀行為該投行首選,主要因為估值被低估,而馬銀行相信是經濟轉型計劃的最佳代表。至於提及銀行領域併購和重組課題,分析員看好興業資本(RHBCAP,1066,主板金融股)和安聯金融集團。

http://www2.orientaldaily.com.my ... rw806TR8Gdo06F62h3g

x 0 我要送花

x 472
发表于 2011-8-5 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印尼限外資持股事出有因

(吉隆坡5日訊)市場推測,大馬國家銀行拒絕頒發完整的商業牌照給印尼的大型銀行,促成印尼央行削減外資持股比例,從而讓聯昌國際(CIMB,1023,主板金融股)和馬銀行(MAYBANK,1155,主板金融股)被迫降低在印尼銀行業務的持股權。

印尼計劃將外資在當地銀行的持股比例的限制從之前的99%,減少至50%,這嚴重衝擊大馬兩家大型銀行。市場認為,這似乎是國行拒絕頒發執照給印尼自立銀行(Bank Mandiri)的後續行動。

據《金融時報》報導,申請被拒的印尼自立銀行的首席執行員祖菲基再尼(Zulkifli Zaini)說:「這並不公平,我感到非常失望。投資者都競相要進軍印尼,顯然他們需要我們,多過我們需要他們。」

由於共有200至300萬名印尼人民在大馬工作,所以該銀行希望能夠在大馬提供銀行服務。

印尼央行的新政策,雖仍未決定執行日期,但將會影響聯昌國際和馬銀行的區域擴展步伐與目標。而新政策更將使聯昌國際損失大筆股權與盈利前景,因印尼的聯昌商業銀行為集團貢獻約33%的淨利。

同時,新政策將導致聯昌國際和馬銀行只持有脫售後的豐厚現金,卻無法從印尼市場中持續獲益。

聯昌國際目前持有印尼第五大銀行聯昌商業銀行98%股權,而馬銀行則持有印尼第8大銀行印尼國際銀行的95%。如兩者將持股率減少至50%,聯昌國際將會取得70億令吉,而馬銀行則獲得50億令吉,但兩者將失去接近半數的股權。

聯昌試圖成為大贏家

此外,聯昌國際近期曾加入興業資本(RHBCAP,1066,主板金融股)的競購戰,以試圖成為東南亞大型銀行的贏家。然而,上述競購卻因阿布札比商業銀行的高價脫售攪局,而最終無法落實。

除了聯昌國際與馬銀行外,印尼央行的不穩定政策已使到艾芬控股(AFFIN,5185,主板金融股)收購印尼Bank Ina的計劃告吹。

針對上述的新進展,拉昔胡申研究分析員指出,從價值來看,計劃告吹不會為艾芬控股帶來大的影響,因為Bank Ina的資產規模與涉及投資額並非太大。

「然而,若雙方未來重新展開收購洽談,其成本可能會進一步提高,因Bank Ina將呈現更強勁的盈利成長。」因此,分析員認為,艾芬控股可能會因而撤回進軍印尼的計劃。

另一方面,在今年初重新聘請印尼外勞前,大馬在2009年凍結聘請外勞,使到馬印關係在近年來顯得僵冷。同時,隨著多項虐待事件發生,也導致印尼官方阻止人民來馬工作。這些都是促成印尼限制持股的潛在因素。

http://www2.orientaldaily.com.my ... h8t0V5085730rjr6R3c

x 0 我要送花

x 472
发表于 2011-8-17 23:48 | 显示全部楼层
外資銀行開分行條例放寬

(吉隆坡17日訊)國家銀行宣佈,放寬外資銀行開設8家分行的條例,以提高國內金融領域的全面發展。

早前,國行規定,外資銀行只允許在大馬開設8家分行,其分行的比例為1(市中心):2(市郊):1(郊外)。

國行總裁丹斯裡潔蒂博士表示,基於一些外資銀行無法真正符合該項分行開設比例,所以國行決定讓目前仍未開設分行,或分行不足8家的外資銀行,伸縮性地開設8家分行。

潔蒂說:「這主要是讓外資銀行可以在較優勢領域,為客戶提供更好的服務。」

同時,潔蒂也希望這將可以讓現有的外資,在國內金融領域,更有效的得到全面發展。

儘管如此,這項伸縮性開設新分行的條例,並不會用於新發出執照的外資銀行。

潔蒂是在國行發佈第二季國內生產總值(GDP)數據的記者會上,宣佈有關的條例。

http://www2.orientaldaily.com.my ... jMx0wIQ8MkO1v5w8JlD

x 0 我要送花

x 472
发表于 2011-9-5 23:59 | 显示全部楼层
印尼限股課題再起 金融股虛驚

(吉隆坡5日訊)印尼央行限制大股東持股的課題仍未明朗,在其副總裁談及潛在的實施可能性後,負面消息促使銀行股週一早盤全面淪陷,但最終消化消息後,主要銀行股最終臨尾回揚。

印尼央行副總裁哈林阿蘭薩(Halim Alamsyah)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印尼限制外資持有印尼銀行股權的建議,主要是加強對當地銀行的企業治理。

哈林阿蘭薩重申,這項措施不會直接促使現有大股東喪失對當地銀行的控制權,也強調並非針對外資,也適用於當地業者持股。

雖然印尼在這項課題尚未有具體詳情,但已引起市場關注在印尼擁有業務的國內銀行將帶來的衝擊。

午休前,尤以在印尼當地業務足跡遍佈極廣的聯昌國際(CIMB,1023,主板金融股)股價跌勢嚴重,一度成為引領大馬股市走跌的最大成份股。

該股早盤以7.30令吉低開後雖回退至7.24令吉,但在尾盤恢復活力,一度突破7.42令吉高位。該股最後回吐漲幅,以7.40令吉閉市,全日無起落變動掛收。

該股全日交投熱絡,共有2172萬3100股易手,晉身全場第3大熱門股。

另一家在印尼擁有業務的馬銀行(MAYBANK,1155,主板金融股)股價突出,全日上漲,最終收窄漲幅以8.73令吉掛收,微升1仙或0.115%。

該股交投同樣十分活躍,成交量達1239萬4300股,排在熱門股第8位。

同時,大馬證券銀行(AMMB,1015,主板金融股)漲2仙或0.312%至6.43令吉。

最終,其他主要銀行股,大眾銀行(PBBANK,1295,主板金融股)、豐隆銀行(HLBANK,5819,主板金融股)與興業資本(RHBCAP,1066,主板金融股)則各以13.04令吉、12.28令吉以及8.30令吉掛收。三者跌幅分別是0.61%、0.163%和0.12%。

投資者關注3大問題

另一方面,益資利投行分析員在一份報告中提出,在印尼實行限持當地銀行股當中,至少有3大技術性問題是投資者所關注的:

第一,削減持股權限獻議是否具備追溯權;第二,假設具追溯權,過渡期如何執行;第三,對於那些在亞洲金融危機後增持股權,並有意在當地長期經營的外資會否被豁免遵循這條例。

益資利投行分析員考慮到整體銀行股估值不具吸引力,估計未來數月的貸款增長將出現萎縮,逐維持銀行領域「中和」評級。

儘管聯昌國際近日股價表現不濟,鑒於該企業估值持續亮眼,分析員對該銀行前景抱正面展望。

然而,分析員提醒,印尼或將限制外資持股比例的課題,將局限該股看漲潛能。截至本財政年上半年,印尼聯昌銀行(CIMB Niaga)為母公司稅前盈利做出29%的顯著貢獻。

礙於上半年業績表現乏善可陳,加上營運環境充滿挑戰,分析員相信,聯昌國際管理層欲實現股本回酬率(ROE)17%的目標,過程料十分艱巨。

至於馬銀行則是分析員的首選股,因其估值低廉、印尼業務的盈利風險有限,以及將受惠於經濟轉型計劃(ETP)項目。

http://www2.orientaldaily.com.my ... bYw04F79H330aab67E5

x 0 我要送花

x 64
发表于 2011-9-26 14: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地金融股开市跌了

x 0 我要送花

x 472
发表于 2011-9-26 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國行:銀行合併不宜緊迫

(吉隆坡26日訊)鑒於本地銀行業穩固,國家銀行認為,儘管合併有助邁向區域金融整合目標,但合併步伐不宜緊迫。同時,國行認為,外資持有大馬公債比例雖然增加,相信後者並非為投機而來,逐無市場盛傳的風險憂慮。

國家銀行總裁丹斯里潔蒂博士週日(25日)在華盛頓接受採訪,針對銀行合併和通脹課題發表意見。

潔蒂補充,在展開海外投資之際,銀行機構的規模愈發重要。「國內合併仍會出現,我們正面看待這些合併舉動,因為這有利我們進入區域金融一體化進程。」

無論如何,大馬股市動盪局面加劇,占成份股比重極大的銀行股再次淪陷。

馬銀行、大眾銀行(PBBANK,1295,主板金融股)與大馬證券銀行(AMMB,1015,主板金融股)成為馬股領跌股,各以7.51令吉、11.82令吉及5.39令吉掛收。三者跌幅分別是48仙或6.0%、62仙或4.98%及38仙或6.76%。其中,大眾銀行成為同日第5大下跌股。

此外,聯昌國際微跌4仙或0.593%,報6.68令吉,擠入全日下跌股十甲。興業資本和豐隆銀行(HLBANK,5819,主板金融股)各滑落59仙或7.642%以及13仙或1.32%,收7.13令吉及9.72令吉。

早前巴克萊金融(Barclays)警惕,外資持有大馬公債比重過高,一旦外資進行拋售,將對我國公債造成風險。

潔蒂回應:「這很大程度視乎投資者的類型。據我們觀察,尤其是固定收入及包括回教債券在內的債券市場,投資者多屬中期投資型,因此不存在投機疑慮。」

她表示,這些投資者正是國內爭取的對象。「這些投資者成功提升國內市場流動量。」

談到各界關注的通脹課題,潔蒂表示:「國內通脹或已見頂,物價重壓預料將會隨著全球經濟惡化而進一步放緩,實施緊縮政策的壓力也相繼降低。」

「我們現階段需要靜觀經濟增長及通脹變動,待前景明朗化後才能作出適當的利率調整。」

她認為,目前3%的利率水平尚可發揮支撐經濟增長的作用,並看好下半年經濟增長將與上半年「一致」或「更好」。

她透露,政府將在接下來的最新預算案,公佈全年及明年經濟增長的最新預測。潔蒂估計,全年消費者價格指數或達到3.5%。

http://www2.orientaldaily.com.my ... Qtz0Pz79y1W25MG7339

x 0 我要送花

x 472
发表于 2011-10-7 15:38 | 显示全部楼层
銀行股盈利短期看淡

(吉隆坡6日訊)儘管全球經濟局勢動盪料不會演變成雙底衰退,但市場分析員仍然預見,大馬銀行業的盈利將面對短期風險,進而調低銀行業的盈利預期。無論如何,市場分析員仍看好該領域的長期前景。

豐隆投行分析員指出,近期出爐的經濟數據如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僅顯示出全球經濟正在放緩,而非陷入雙底衰退。儘管如此,分析員認為,大馬銀行領域仍面對兩大盈利風險,即資產素質下降及非利息收入縮減。

分析員表示,一些銀行的盈利因呆帳和貸款註銷問題而近乎減半,因此資產素質將是銀行業的頭號風險。

「然而,只要業者能讓呆帳和貸款註銷規模維持穩定,其盈利狀況將可在一年內復甦。」

分析員稱,國家銀行向來維持有效的管制措施,因此,除非全球經濟出現雙底衰退,否則大馬銀行領域的資產素質尚能維持在良好狀況。

此外,大馬銀行領域亦面對非利息收入縮減的風險。在2008至2009年間,雖然資產素質有所改善,但非利息收入的減少仍導致當時銀行領域面對盈利劇減。

分析員表示,目前非利息收入減少,主要因為貿易和市值計算虧損、匯率對衝虧損以及收費減少。分析員提醒稱,全球經濟動盪亦將對非利息收入帶來衝擊。

長期前景仍受看好

另一方面,經濟活動放緩亦將影響銀行業的放貸規模。分析員雖然維持大馬銀行領域今年12%的貸款成長預期,但把2012年的貸款成長預期從10%微調至9%。

無論如何,國內私人消費和國家石油的合約陸續頒發將支撐銀行貸款。至於淨利息賺幅(NIM)方面,將隨著國內金融市場的蓬勃發展而收窄,分析員表示,這是無可避免的趨勢。

分析員認為,貸款規模的擴大將可舒緩淨利息賺幅收窄對銀行領域的衝擊。

為此,分析員對銀行領域今年至2013年的盈利預期下調0.3%至13.2%,其中聯昌國際(CIMB,1023,主板金融股)的下調幅度最大,其今年至未來兩年的盈利預期分別被調降3.9%、10.1%和13.2%。

無論如何,分析員仍看好銀行領域的長期前景,並維持其「增持」的評級,而首選的股項分別為馬銀行(MAYBANK,1155,主板金融股)和安聯金融集團(AFG,2488,主板金融股)。

同時,對於聯昌國際、大馬證券銀行(AMMB,1015,主板金融股)和興業資本(RHBCAP,1066,主板金融股)這三家外資持股比例較高的銀行,分析員將其投資評級調降至「守住」,因這些銀行或將面對較高的外資賣壓風險。

http://www2.orientaldaily.com.my ... 69s1JBo04qH01v374cc

x 0 我要送花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本版积分规则

Google 搜索本站 搜索WWW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