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estalks 马来西亚中文投资论坛 - 与你一起通往财务自由之路

 找回密码
 注册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楼主: CS9952

CS9952专区:45岁的平凡人

  [复制链接]
x 4787
 楼主| 发表于 2019-2-24 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CS9952 发表于 2019-2-14 06:30
2018年结束了,2019年的展望: 2)产业
**** 本内容被作者隐藏 ****
a )租金

游客,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积分高于 100 才可浏览,您当前积分为 0


b)买产业

最近瘦了。
控制体重,照顾健康是我的重要人生目标之—。
但"很不幸"在我"找吃"的过程,"吃饭卡茶lim咖啡"成了非常重要的一环。
也因为这样,平均起来—个月比常人多吃十多餐吧!
所以向来定时多做运动,体重只能保持不上升,但想让体重下降可真不易。

但去年为了产业投资我瘦了不少。
为了不想产业投资上踩到"地雷",也不忘"投资"是为増値的"初心"和坚持,在新的发展地区我向来的做法是多和在产业投资上有不错成绩的投资者多交流,也多自己亲自到"现场走走看看"。
在不同时间不同天驾着车在发展工地周围巡视,更是全运动装用着"自己的11号巴士"(双脚)在工地四周走动。
用着自己有限的能力,不断的分析它未来的潛能。

自2016年尾买了一间3层店屋以来,(买后的—年里我是不再猎取新目标的)去年开始又积极的猎色下一个目标。
虽然大家都在说产业不景,很多产业都在大平卖。那应该只是针对地点比较"普通"也"明显"发展过剩的地区; 那些发展商宣传得好到大家都深信它未来无限潛能的地区,就槟威第二大橋威南出口処,在下个月将开始营业的瑞典知名家具和家居用品零售商周围的发展地; 槟岛的几个发展项目和威省两三个我比较看好的地区......等,个人总结一句內心话,太贵太贵太贵了,贵到令我非常"怀疑人生"。

当然我会静静的等着。
就像去年有一两个不错的机会(二手店屋)出现了但最终被竞争対手以比较高的价格买去了。
我不觉得可惜也无所谓。
我深信机会永远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我准备好了,所以我"等"。
等到下一个和我"有缘"的店屋出现在我眼前。
虽然机会还没来,惊喜的是去年应"走动比较多"总共瘦了3kg左右。


下一篇: 股票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100 收起 理由
陳董 + 100 加油!

查看全部评分

x 23 我要送花

x 0
发表于 2019-3-5 14: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楼主的故事

x 0 我要送花

x 4787
 楼主| 发表于 2019-3-20 21:31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积分高于 150 才可浏览,您当前积分为 0


我的棕油园小园主之梦: (上)

如果你问我最怕做什么工?
我可以很肯定的回答,打死也不想在棕油园做工,从小学4年级至今都是同様的答案。
但如果你再问你的梦想职业是什么?
我也可以很肯定的回答,从大学畢业至今,我都在朝棕油园小园主之梦这条"伟大梦想"而努力。甚至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我的下一代也能朝着同样的梦想而努力下去。

那年我Form 2。
年初的某个週末的某一天的傍晚下着毛毛细雨。
在棕油园施完鸡糞肥后,冼完澡拿了一大盘的饭菜坐在电视机前吃着,突然大姐尖叫了一声"有人躲在屋前"。只看妈妈一个箭步的衝到大门把向来很少锁的铁门和木门都快速的锁上。这时我们在窗内都看到屋前左边的蕃石榴树下蹲着一个人。虽是傍晚又下着毛毛雨暗蒙蒙的看不很清楚但屋內的所有的人都很"肯定"的有人蹲着一动也不动;不久后清冼了"拖拉机和拖格"上的鸡糞肥料残余后的父亲习惯在棕油园工作完后把摩多直接骑到屋子的后方从后门进屋。妈妈开了后门焦急的向他说明有人躲在屋前,他二话不说把妈妈推进了家和锁上了家门又隨手拿起了一把锄头直往屋前走。身为柔道黑带又是槟州学生柔道公开组冠军大我两岁的哥哥也匆匆忙忙的拿了一只木棍后夺门而出跟着父亲身后。

"我是阿文啦"。
暗蒙蒙中蹲着的那人看到捉贼般"杀气很重"的父亲和大哥急忙大声表名身份。
"阿文?"在屋内窗前等看戏的家人全笑了。
阿文是谁?
他是个非常讨人厌的小园主。
他来自一个以马来人为主的隔壁村庄。
在我居住的渔村,只要是园主都讨厌他。
在背后我们都只叫他的外号。
"倒吸种""倒吸文""臭种"(潮州话)。
因为他一毛不抜,钱只进口袋而休想从他口袋里拿出来。
他在我村里唯一可以和他说话的是我父亲,父亲也是他在村里唯一可"依靠"的人。
每次为他载棕油的lori卡在烂泥中时他都需要叫我父亲用拖拉机拉起来。
但这次不是,只见他们在细雨中谈了好久。
事后才从父亲口中得知,阿文在山窮水尽之时来求我父亲买下他那7.19依格,棕油树龄7年多,开价RM100千。

阿文在之前的10年前大胆用所有尽积蓄买下了那片半烂芭的咸芭地,用了2年多开芭翻土,之后种下了最能赚钱的棕油树。细心耕耘,沥尽心血,流干汗水后开始要丰收之时,无奈農产品价格暴跌而现入"絕境"。这也是为什么在这片总牙兰的土地上,毎当修補路时各个园主都会主动的依据自己土地的比例支付修路费,除了阿文。开始他的棕油还沒收成大家也不多说,但之后开始收成了他还是一毛不拔而成了公敌。慢慢的阿文的棕油园出口地段就成了最烂的路段,每当下雨之后lori进出都有高风险被卡在烂泥洞里,而父亲因为有拖拉车(叔伯5兄弟共用,只是停放在我家旁边的空地)而常常被他要生要死的请求帮忙(好像每次收费RM20-RM30)。

阿文走头无路。
我父亲是他唯一的"朋友"。
..........(待续)

x 11 我要送花

x 4787
 楼主| 发表于 2019-3-22 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S9952 于 2019-3-22 09:17 编辑
CS9952 发表于 2019-3-20 21:31
**** 本内容被作者隐藏 ****

我的棕油园小园主之梦: (上)


游客,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积分高于 250 才可浏览,您当前积分为 0

我的棕油园小园主之梦(下)

阿文走头无路。
我父亲是他唯一的"朋友"。
他的棕油要载去卖,只有两个路可以选。
一是走村里最大棕油地主阿龙伯的路,只是阿龙伯的路是有如现在的高速大道般每次lori路过必须给过路费。加上那土地本是阿龙伯的囊中之物,那知外村阿文的出现让阿龙伯锅中煮熟的鸭子飞掉而結下"深仇大悢"。另一条路就是几个园主共用包括我家也在用的那条。但阿文从不给修路费而成了大家非常讨厌的"倒吸文/倒吸种/臭种",没有任何园主和他来往;我父亲其实也非常讨厌阿文,只是实在硬不起心肝拒绝阿文苦苦哀求的求救,也因为拖车费挺吸引人。其他园主虽非常不满阿文,想看他"死得很难看",但对于我父亲常帮他拖lori倒也不太明显的反对,因为我父亲是所有园主中最勤于修路的那一位。

7.19依格,7年多的树龄,以当时的棕油价来对来说是高了一点点。
不想引用数据,而是依据记忆中先父的话来写。1986年対所有農产品小园主来说是个災难的一年。棕油菓收購商收購价曾低至每吨不足RM40. 很多小园主放弃收割放弃收成放弃照顾自己的農园。而像我家般除了割棕油菓之外,其余的割叶施肥打草药等等都是自家人亲力亲为,父亲妈妈大哥我甚至小我两岁的二妹也都得劳动〈也因为从小在棕油园的劳动的条件下,我家出了两个运动健将。大哥的柔道和二妹在铅球上打遍槟州无乱手。而左撇子的我在中学期间唯一的奖项是右手拗手瓜亚军)。父亲还得身兼二职出海捕鱼,妈妈也在空値着的政府地上种羊角豆和甘蔗,也帮人做衣服幇補家用。但日子依旧是不富裕。只是父母坚持全付心血把棕油园打理好,当买不起化学肥料时就转用一袋几毛钱的"鸡糞"做肥料。总之,棕油肯定会"明天会更好"是我父母当时的信念。

我父亲拒绝了阿文的卖地提意。
疯了似的阿文继续死缠烂打英魂不散的纠缠着我父亲整两三个多月....。
虽然我父亲多次声明不够钱,甚至提醒阿文去找阿龙伯。但阿文完全不听,几乎天下间只有一个买家,那就是我父亲。
他依旧苦苦哀求。
最終......以RM90千的价格成交。
父亲拿出了全部存款(包括孩子们的所有少少积蓄)RM40千,又向棕油收購商"同发桟"借了RM40千无息代款,条件是以棕油还债和以后的棕油只能全卖给他(在我出国留学前“同发桟"投资其他行业失败,我父亲明知一定拿不回钱但为了回报他之前的借钱之得而借了RM100千,之后他破产跑路),另外的RM10千以每RM400的供期至到供完为止。

后来棕油价回穩,两年多后我父亲还清了所有债务。
跟据我父亲的不正规计算在买入后的14年多里那片棕油园,単单棕油所带来了投入资金3.6倍左右的回报。之后在翻种前因"新兴行业"的快速发展和需求下,一直出租至今。现在而那片土地的价格每依格在RM300千以上; 而我有幸的在傍目睹了整个买棕油园到后来的惊人増値,从而在內心种下一个"棕油园小园主之梦"。在留日回国想从商但所有在日本所蓄存的"血汗钱"被父亲强制的为我买下了我人生的第一间排屋,而"残余血汗钱"之后被我用来成立了補习中心。无奈下成了"打工仔"的我,在投资上除了专注在产业投资之余也兼顾"棕油园小园主之梦".....。

2010年年尾,父亲在他那"不孝子"一口气买下了两间店屋后,高兴之余突然实行了他52岁时祭拜先人时许下的承诺的一部分,把那片土地过名给了他那名"不孝子".........。


下一篇:我是一个沒有擁有一棵棕油树的棕油园小园主

点评

期待CS兄接下去的精彩分享  发表于 2019-3-24 16:21
感谢这几篇惊喜。原来我也一段时间没上来了。  发表于 2019-3-24 06:52

x 7 我要送花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本版积分规则

Google 搜索本站 搜索WWW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